白 雪

(渤海大学外国语学院,辽宁 锦州 121000)

【摘 要】乔治·奥威尔的代表作《动物庄园》是一部将政治创作与艺术创作融为一体的寓言体作品。作者诙谐幽默的文字风格,将虚拟场景进行客观描述,折射出对理想主义的强烈讽刺意味。本文结合反乌托邦文学的发展,深入探讨《动物庄园》中所涵盖的反乌托邦思想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动物庄园;理想主义;反乌托邦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1903—1950),原名埃里克·阿瑟·布莱尔(Eric Arthur Blair),是20 世纪世界文学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作家之一。其作品不仅渗透了对人性问题的研究,同时又对真实的政治与社会生活进行写实。他用文学来反映最真实的世界,对人类社会的丑恶现象进行了强有力的抨击。评论家雷利曾将他誉为“人类责任和道德选择之伟大传统的主要捍卫者” (Caleer, 1987: 87)。至今为止,国内外学者对奥威尔政治小说的讨论依然不绝于耳,最为突出的是对使他跻身20世纪世界经典作家之列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Nineteen Eighty-four)的研究。但是,同样作为奥威尔代表作的《动物庄园》(Animal Farm),对其反乌托邦思想的研究并不常见。

1 从天堂到地狱——乌托邦文学到反乌托邦文学的嬗变

1.1 天堂的完美描述——传统乌托邦文学

众所周知,“乌托邦”(Utopia),拉丁文音译,本意为“乌有之乡”,最早出自英国著名的人文主义者托马斯·莫尔的传世巨著《乌托邦》。作者具体描述了在16世纪关于乌托邦新岛至美的一切。在这个国度里,财产共有,男女平等,信仰自由。托马斯·莫尔史无前例的创作使得西方文学史中产生了一种新的独特文类——乌托邦文学。《乌托邦》作为该类文类的奠基之作(genre-setting novel),奠定了现代乌托邦小说的范式(patterns) ,在西方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乌托邦文学发展至今,早已成为西方文学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古至今,对现实的不满,人们从未停止对理想社会的憧憬,而乌托邦文学第一次给予了这种憧憬具体的轮廓,并且引起了世世代代无尽的追求。《圣经》中的伊甸园,《消失的地平线》(詹姆斯·希尔顿)中的“香格里拉”,《失乐园》(约翰·弥尔顿)中过去的天堂,这些文学作品勾勒的美好世界早已成为人类逃避世俗灾难的精神天堂。

1.2 地狱的真实写照——绽放的反乌托邦文学

20世纪,一个人类信仰陷入全面危机的时代。“西方在三十年里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开端。在那个世界里, 独裁统治已经而且正在破坏自由和全人类。本尼托·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和阿道夫·希特勒的纳粹主义是众所周知的, 而斯大林在苏联的独裁则刚刚被发现。”(Magill, 1989: 583)。两次世界大战更是为人类社会带来了惨绝人寰的灾难。与乌托邦文学描述的至美世界完全相反,人类生存的世界充斥着血雨腥风,天真的空想主义带来的理想社会根本不曾存在过。

依托着这样的社会背景,反面乌托邦文学应运而生。一反传统的乌托邦文学,反乌托邦文学呈现出一种迥异于传统的面貌。它对于未来社会的设想与传统乌托邦文学相反,作品充斥着对极权主义、个性压抑、人类面临灭顶之灾的书写。反乌托邦小说既与历史悠久的乌托邦文学血脉相连,又因与20世纪聚讼纷纭的历史文化语境相契合,从而凝聚了与乌托邦文学相悖逆的独特思想意蕴。持续的战争和苦难, 盛行的独裁政治, 早已冲刷了人们幻想的泡沫。反乌托邦作家们转而在作品里运用各种手法,对现实社会进行批判,丑化未来。纵观这些文学作品,从乌托邦到反乌托邦,是天堂到地狱的转变,是幻想到实际的转变。反面乌托邦文学逐渐成为一股注入现代西方文学史的新的力量,生命力强大且影响深远。

英国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和《1984》等其他一系列反乌托邦文学的经典之作为西方文学史开创了新纪元。作家们以一种激进的书写方式表达了对传统乌托邦的否认与唾弃。他们所描绘的社会阴暗冰冷、精神压抑,道德沦丧,民主受压迫,等级制度横行,字里行间渗透着对人类的未来与命运的深重忧虑。这种极度写实的文字不仅使读者彷如身临其境,感受到切肤之痛。

2 《动物庄园》的反乌托邦思想

2.1 乔治·奥威尔反对极权主义的政治立场

1903年,乔治·奥威尔生于英国一个政府下级官员的家庭,家境窘迫,早年在私立的寄宿学校就读。然而私立的寄宿学校相对而言带有着一定的极权主义特点,例如鞭子教育、等级制、恃强凌弱、规范化、反智等。包括后期在伊顿公学的学习,没有良好的家庭背景,他也曾遭受歧视。早年的经历对他呼唤平等与解放人性的思想形成以及认识极权主义有着重要的影响。成年以后,残酷的现实使他成为了一位与极权主义抗争的斗士。缅甸的经历让他意识到殖民主义犯下的滔天罪行, 参与西班牙内战他看清了法西斯主义的真实险恶面目,与最底层大众的接触使他对受压迫者饱含同情心, 决定与底层人民并肩作战, 反对极权主义。强权政治和个人独裁的严重威胁使奥威尔对人类的前途和命运深感不安。作为清醒的觉悟者而不是对乌托邦报有希望的空想家,奥威尔执笔将现实社会最丑陋的一面向更多的人展现, 试图唤起处于半麻痹状态中的人们,让他们对现实社会有了的清醒认识。文字无情,奥威尔对集权主义的批判达到了极致。经历了西班牙内战和反法西斯战争的奥威尔在1944完成《动物庄园》的写作,这本动物寓言标志着他从单纯地关注底层社会,转向了向极权主义的进攻。 把独裁者比作猪, 而其它动物都是猪的臣民, 以此来讽刺个人独裁。作为三大反面乌托邦作家中最著名的一位,奥威尔把政治目的与艺术目的有机地融为一体,向极权主义发出挑战。《动物庄园》不仅是奥威尔的成名作,同时也是反乌托邦文学的代表作品之一,在西方文学史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2.2 反乌托邦思想在《动物庄园》中的体现

奥威尔用了较含蓄的手法在《动物庄园》中展现反乌托邦思想,他通过描写动物的心理活动来体现他对集权主义的深恶痛绝,摆脱了传统意义上通过直白的写实文字抨击社会黑暗面的写作手法,这样更具有启蒙性。故事主要描述了农场里的一头猪(Old Major)在提出了“人类剥削牲畜,牲畜须革命”的理论之后死去,若干天(准确是三天)后农场里掀起了一场由猪领导的革命,农场主琼斯被赶走,他们建立了一个由动物来统治的“动物庄园”。为了实现他们所倡导的的平等、无压迫的自由主义理想社会,“七戒”应运而生,这是一系列对于在动物庄园所有动物都有效的规定。在此后的一系列革命和建设都取得成功之后,几乎所有动物都对自己所处的这个社会充满激情和希望。然而,随着领导者的猪的权利的膨胀,致使猪开始对内部进行独裁和清洗,后来猪们为了继续维持自己的有别于其他动物的生活和地位,与人类交好并共同剥削其他的动物,最终异化为同人类一样的剥削者和独裁者。

实际上,动物庄园的革命失败的结局在文章最开始就已经被影射出来。作为所有动物都崇拜尊敬的猪Old Major,几乎每天都会向其他动物宣讲自己的思想,这些内容在“七戒”中被得到充分的展示。这些敬畏Old Major的动物很快学会了他所教唱的《英格兰牲畜》,因为Old Major为所有处在被剥削压迫和最底层的动物提供了一个光明的美好世界,然而Old Major却在不久之后就死了,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动物庄园理想社会的覆灭。在猪获得权力之后,他们掌握了支配其他动物和食物的权利,并根据自己的需求不断修改“七戒”,最终与人类同流合污。这里可以看出奥威尔对统治集团的态度,在统治者真正掌握权力之后,他们关注的重点立马从所谓的社会公正,人人平等转换到如何维护其统治地位并使权利实现最大化。《动物庄园》即是通过描写一个表面举着追求自由平等的大旗,但最终所有充满信念和理想的起义变成了一场闹剧,变成了一块迎来更加严酷的剥削和压迫的垫脚石。有读者认为这是奥威尔在映射斯大林和他的苏联政权,其实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许多标榜平等自由的起义最终都以失败流产结束,太平天国运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3 结束语

作为一部政治讽喻小说,《动物庄园》不仅仅是一本单纯的动物寓言,作者使用浅显易懂的文字,以小见大,字里行间的反乌托邦色彩固然隐晦,却也发人深省。本文仅作为分析素材。希望引发广大读者的思考。

[责任编辑:张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