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5 月22 日以来,宋卫平是否离开绿城的剧情像电影桥段般反转起伏,宋卫平前后的态度判若两人,尽管每次都情怀满溢,感人至深,却无法掩遮其反复无常的古怪性情。

文/ 本刊记者 陈涤

12 月19 日,绿城中国发布内幕消息公告,宣布其与融创中国的股份出售“尚未完成交易”,交易各方已经于前日订立了“终止协议”。

四天之后的12 月23 日,绿城与中交集团在杭州签订收购协议。

自5 月22 日以来,宋卫平是否离开绿城的剧情像电影桥段般反转起伏,宋卫平前后的态度判若两人,尽管每次都情怀满溢,感人至深,却无法掩遮其反复无常的古怪性情。183 天前,坐在宋卫平身边的是意气风发的孙宏斌;183 天后,宋卫平的身边人已然换成了央企巨头中交集团董事长刘起涛。中交集团的出现,无疑让这笔国内最大也最有争议的收购案出现转机。

绿城与中交集团的协议显示,宋卫平拟把绿城中国出售给融创的24.288% 股份,以每股作价11.46 元、总代价约60.15 亿元转让给中交集团。交易完成后,中交集团与九龙仓各自持有绿城24.288% 股权,并列为最大股东。而宋卫平在绿城的持股量由21.848% 降至10.462%,宋的老搭档寿柏年的持股量由17.793%降至8.077%。届时,中交集团将向绿城派遣部分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参与绿城的管理。

一个品质狂人

宋卫平的商业轨迹与其他50 后企业家并无不同,几乎每次都踩准时代变革的关键节点。在各种媒体报道中,宋卫平被塑造成一个颇具儒家思想的理想主义者,理性、思辨、平和,甚至被称赞有魏晋风骨,狂放不羁,是中国足球“打黑风暴”中受人尊敬的勇猛正义之士。同时他也充满争议,他脾气暴躁,缺乏耐心,像教父一样喝斥部下,俨然“绿城王国”的独裁君主,偏执独断,以致熬到56 岁的尴尬年纪还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而且他嗜赌如命,没有财务概念,在过去7 年间一次次激进地将企业带到衰亡边缘,直至精疲力尽,退意萌生。

绿城做过很多经典的高性价比项目,但宋卫平总是希望产品不断升级。他自豪的是,像绿城杭州的西溪诚园和蘭园,即使放在纽约、伦敦也是一流的好房子。对所谓工匠精神的赞美是肤浅的,永远有比宋卫平造出更好房子的人。不过,宋在最浮华的地产行业用产品阐释了一种罕见的价值观。即事物自有其理想状态,要按它最理想的状态去努力,惟其如此世界才能变得更好。

从2008 年以来,每一次调控,绿城都处于危险边缘。直接原因是,绿城产品线以中高端为主,大多数人买不起。一旦调控或者市场波动,这类房子总是会最先受到影响。2011 年9 月,绿城开始被破产的流言所困。2012 年断臂求生,引入香港上市公司九龙仓作为第二大股东,又将一部分项目卖给融创。2013 年新疆项目遭遇合作方的恶意构陷,人心之叵测令他一整年不能释怀。2014 年经济下行,中高端房地产的销售越发困难,绿城也将再次面临考验。在这样的时刻,老搭档寿柏年健康出现问题,宋卫平与九龙仓又产生分歧。

“出售绿城股权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宋卫平说,公司应该让比他更有激情、更有斗志的年轻人接手。“如果我不再做事,那就是放弃。只要我还在做事,哪怕是去做老师、做门卫,都不能算是放弃。”宋卫平说,“我只是放弃了一块业务而已。”

“天下之大,有德者掌之”

宋卫平这些年过得好像并不好,若以成败论英雄,他难言成功。

在寿柏年反思中,绿城到了300 亿规模,应该扩大产品线。“以前规模小的时候可以只做金字塔尖上的项目,而规模变大的时候,我们其实应该往下面走,做性价比高的房子。”寿柏年说,规模小的时候资金缺口就几个亿,很容易腾挪;而规模大了资金缺口有上百亿,空间就很小了。如果绿城多一些针对刚需的产品,在销售回款上会容易些,一定程度上能缓解绿城的资金压力。

今年9 月公布的绿城中国半年报显示,绿城中国确实遇到了较大的财务压力。绿城账上的现金( 含受限制银行存款) 只有约244 亿元,但各类应付款项却达到344 亿元,且大部分是一年内需要付清的债务。与此同时,绿城的现金流却并不乐观,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为-49.75 亿元,更多依靠借款等融资,才确保了资金链的安全。

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与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可谓惺惺相惜的好兄弟,两家公司也有着长达三年的合作关系。2014 年5 月22 日,融创以约50.6 亿元收购绿城24.31% 的股份,与九龙仓并列绿城第一大股东。渡过劫波的宋卫平喜言这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一个选择”,并抒怀“天下之大,有德者掌之”。

按照5 月底宋卫平召开新闻发布会时的说法,将绿城交给孙宏斌是因为寿柏年退休的需要,也是出于宏观调控的压力。根据测算,绿城需要能保证账上再多100 多亿元的现金,才能保证财务绝对安全。

反观融创的现金情况,要比绿城宽裕许多。今年上半年,融创的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大大高于去年同期,达到75.51 亿元。2013 年底公司账面上的现金为160.08 亿元,今年中报为229.84 亿元,增加了43.6%。融创的各类短期应付款只有78.62 亿元,现金足以应付各类即将到期的短期负债。公司经营的“造血”能力,甚至好于素来以稳健著称的万科、中海、龙湖等公司。绿城中国的2014 年中报显示,去库存、调节奏、确保现金安全,是下半年绿城的主要任务。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引入销售能力、“造血”能力更强的融创团队,显然符合绿城的利益。

相关信息称,融创团队接管了绿城后,8月销售业绩开始翻翻,持续增长,10 月创历史新高,8、9、10 三个月完成合约销售额352 亿元、合同额283 亿元、销售回款235 亿元。然而,绿城上半年一共才卖了305 亿元,融创接手后,一个季度卖了绿城原来半年才卖的量,并且回款两百多亿。

他的检讨与反省

5 月23 日,在融创收购绿城股份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曾表示,“宋总( 指宋卫平) 的这种信任、这种选择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但如今,孙宏斌所谓的“最大的成就”,不得不面对“失败的现实”。

5 月22 日晚间融创和绿城发布的公告里假设了一些在收购过程中可能出现问题的先决条件,但居然未提到假如合同任何一方提前终止履行协议有何约束条件和惩罚条款。这也是香港证监会开始怀疑孙宋为一致行动人而没有批准交易的原因。

或许宋卫平态度对该交易的转折早有征兆。原定最迟于2014 年9 月30 日预期载有买卖协议及收购事项进一步详情之股东通函,延迟至2014 年11 月30 日之前发出。据透露,延迟的原因主要就在于宋卫平个人不同意。如今底牌亮出,是绿城创始人宋卫平不想卖了。“作为绿城的首席员工、创始人、二十年的领头人,经过这100 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致使很多基本承诺以及与地方政府所签协议无法得到有效的实施。”这是11 月19 日宋卫平在他口述的 《我的检讨与反省》中的一段话。

这一出“悔婚再嫁”的情节着实让看官大跌眼镜。但是毁约不能没有代价。孙宏斌开出的条件相当克制,要宋卫平还钱之外,就是要带走上海融绿平台。如果说是绿城是宋卫平嫁出的女儿,那么上海融绿平台就是陪嫁的丫鬟。孙宏斌还了宋卫平的女儿绿城,却坚持要丫鬟上海融绿平台。中交集团替宋付出60 亿,取得了相应股权,但是丫鬟到底怎么办不但要看孙宏斌的脸色,还要看绿城中国大股东九龙仓的脸色。所以结局尚难预料,双赢最好,不过即便宋卫平重回绿城,前路仍扑朔迷离。

就基本逻辑而言,正是因为融创杰出的管理能力,切割了可能导致绿城失败的项目,才挽救绿城。至于质疑孙宏斌和融创团队的入主可能导致绿城品质的下降更是匪夷所思。这些都属于卖公司前所必须想到的基本问题,卖掉之后短短四个月就产生了与之前大相径庭的想法,实在是很难说服人。

宋卫平在2014 年10 月传出意欲回归的消息,此后愈演愈烈,争夺与博弈暗流汹涌,性情直率的宋卫平已多次公开表达拼死力争的态度,孙宏斌只在11 月6 日晚间发微博回应:“年纪大了点后,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实在做不到,就保护你的员工的权益,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保护家人的平安幸福,支持你的朋友们。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指向明确,意味深长。

宋卫平正在老去,接班人问题还将给公司带来动荡和内耗,至少三五年的培养磨合期需要付出代价。更严重的是,经此一遭,宋卫平可能赌赢商业利益,却输尽江湖名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