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因为独特的造型成为年度最火的旅游胜地

也因为独特的造型被一部分建筑师批判

成为最具争议的图书馆

2017年10月,几幅科幻感十足的“中国最美图书馆”照片刷屏了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网友一条微博引来8万点赞,照片中的滨海新区图书馆上周末更是排起了长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书友高达1.8万人次。

网友对“最美图书馆”的赞叹不绝于耳。“原来知识的海洋就长这样”、“天堂就是滨海新区图书馆的模样”、“这个图书馆看了让人想学习”。也有网友质疑,图书馆虽然有“颜值”,内部设施能不能满足书友的阅读体验需求如何?

一片大好的表扬声之外也有很多质疑声。

每一个标志性建筑在建造之初都是饱受争议,比如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国家大剧院,CCTV大楼,然而它们最终也成为了永恒。

天津滨海图书馆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是天津市五个重大建设项目之一。值得强调的是,这五个重大建设项目均由外籍设计师担纲设计,无一例外。

而这座占地面积33700㎡可藏书120万册的图书馆则由荷兰MVRDV事务所设计。

“滨海之眼”,据说这是设计师的灵感来源之一。在离图书馆几百米的室外,你会发现不论你以怎样的轨迹行走,都无法避开这只“滨海之眼”的虎视眈眈:

看来这是要与达芬奇一决高下,打造建筑界的蒙娜丽莎!

位于图书馆中央大厅的“卡姿兰大眼珠子”,是一个可容纳200人的小型报告厅。眼珠子外部是由40万个LED灯珠组成的球幕影屏,据说,还可以放电影。

球面弧成这样,电影还看得下去?其实,球面一开始的设计效果是这样:

图书馆内放一个巨大镜面球体,这是要闹哪样?模拟眼珠子的晶莹透亮?

取一本书,席地而坐,亮晶晶的眼珠子就杵在眼前,视觉疲劳不说,就这样还能安心看书?看个球!

对于此,MVRDV事务所的主创强调:

“眼”是整个图书馆的核心空间。

图书馆设计的重点,难道不是使用者的阅读体验和流线组织?

如果说这个球尚能忍忍,那接下来的这一幕让我认识到自己在设计行业探索多年却依旧默默无闻是有原因的。

震撼吧!这是图书馆的另一个灵感来源——“书山”。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先不说这种概念的推导是否高级,好歹也算在设计中体现了中国元素。

看到这张图的第一眼,估计很多人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书这么高,怎么拿下来?

真这么想,那就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这些“书”,绝大部分都不是真书,而是用打印的图片直接贴上去的!

不仅操作简单,关键能出效果。这种直接贴图的神操作,我以为只会在SU建模的时候才会用到,没想到有人直接用到了现实中,虚拟设计在现实生活里的再演绎?!

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跟这些老外相比,我第一次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毫无保留地承认自己的想象力约等于零。

好端端的一座图书馆,里面却“摆”满了大量的“无字天书”,想必这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也实属罕见。

最终,这座原本计划藏书120万册的图书馆,实际藏书总量据说不到30万册。

在这空间内,林立的书架不仅成为万千书籍的安放所在,还创造了休息、阅读、会友和攀爬的空间,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公共场所。

没看错,想在这里看书,请先学会攀岩。

怪不得一朋友说他68岁的老爸爬上“书山”之后,他立马跑过去把老爷子“请”了下来。尽管写有“注意安全”的红色标识牌遍地都是,但他还是担心老爷子过于沉迷,一脚踩空。

除了满地的“注意安全”,台阶上的栏杆也随处可见。看来,这些国际大咖除了做到让图书馆没有图书之外,还是做到了基本的“以人为本”。

一名建筑专业的研究生曾提出质疑:图书馆室内的整体光线较暗不适宜阅读。

设计方解释说:

该大厅主要是满足消防需要,没有阅读功能,真正的阅览空间在大厅两侧的后部空间。但设计之初,不想做一个索然无味的空荡荡的大厅空间,因此融入了“书山”造型,体现了图书馆的特质。

关于采光,顶部和侧向都有自然光的引入,节约了能耗。

让人更加回味无穷的是,最新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公布了“2018全球最佳场所”名单,名单按旅游、住宿、餐饮三大类列出了全球100个最佳场所,天津滨海图书馆位列第一位。

时代周刊给出的获选评语是:

任何哀叹公共图书馆衰落的人都应该去中国天津看看。天津滨海图书馆自2017年10月开放以来,以其新颖的结构吸引了近180万游客。

才需学,学需静。安静,才能心静。一座本该让人静下心来阅读的图书馆,终却因180万“游客”的青睐,成为名副其实的“旅游”胜地。 

书山有路险为径,学海无涯先自拍。

很多设计师常常吐槽我们的设计费十年不涨,我想你们一定是误会了。不是设计费不涨,而是我们的设计费不涨。这些大型项目的设计费,少则千万动辄过亿,只是这些设计费,涨给了老外而已。

关于这个图书馆,网友的评论似乎是一边倒的好评:

“你去了你就知道那场面有多震撼。”

确实挺震撼,岂止震撼,简直要震碎人心了。这么大空间,开启“卡姿兰大眼珠子”视听模式,我看都可以蹦迪了!

尺度太大,是这个大厅的关键问题。不是所有的震撼都必须用“大”来体现。 

还记得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一个透空的十字架足以直指人心,让人惊叹不已。

而在天津滨海图书馆,设计师忽视人与空间的基本尺度关系,一味地追求知识的“浩瀚”,恰恰这种“浩瀚”又是在建立在图书贴图的基础之上。

“你只看到了这个大厅却没看到真正的阅读空间。”

既然提供了书籍和给人坐着读书的台阶,却不给提供足够的光线。如果从建筑大厅的角度去考虑,这样局促扭曲的空间是不是能满足大厅的基本功能呢?

这座图书馆或许已经成功成为是天津滨海新区需要的形象,但它可能不是一个成功的图书馆作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