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频解说

如果说世界上谁的想法最难猜,大部分人会告诉你——女朋友。但如果你问建筑师这个问题,他们的答案只有一个——甲方。毕竟对于建筑师来说,这样的状况经常发生:

一天晚上两个甲方三更半夜四处催图,只好周五加班到周六早上,七点画好八点传完九点上床睡觉,十分痛苦。 

十点才过九分,甲方八个短信七个电话,竟要六处调整加五张图纸,四小时交三个文本两天周末只睡一个小时。

甲方:用原来的。

你看这桌子是不是特别像甲方。

0.gif

△ 幻想中…

能明确“用原来的”其实就不错了,更多的时候他们会提出形而上学而又奇奇怪怪的内容,比如接下来这个要求:

设计一所世界上最好的,属于未来的,面向全世界的,永远不会过时的图书馆。

没了,真正做到了“less is more”。

想吐槽吗?想。能吐槽吗?不能。不能还不老老实实做方案!

0 (1).png

△ 实际中。

行行行,那就先看场地吧,孟母三迁的故事教育我们,邻居是很重要的,先看看场地旁边都有哪些“邻居”。

0.png

△ 场地总平面图

博物馆,音乐厅,市政大厦,度假酒店,CBD。这地方要是修建国家大剧院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它怎么是个图书馆呢?!真的会有人到这里看书吗?!

好问题!毕竟是甲方选的地,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没灵感就做个问卷调查吧,看看市民们想在这里做什么。

0 (2).gif

△ 调查01

0 (1).gif

△ 调查02

调查进行的很顺利,市民们前所未有的配合,提供了400多种活动的可能性。

吃饭、唱歌、跳舞、谈恋爱、手作、3D打印、激光雕刻、瑜伽、遛娃、看电影、喝咖啡、讨论、聚会、游乐场、做设计……

好家伙!原来大家除了看书还有这么多想做的。

资料收集完,让我们停下来整理一下这些奇怪的信息。

1. 甲方4个要求:要有牌面,越特别越好。

2. 市民400种提议:我们要聚会,我们要玩耍,光看书有什么意思。

3. 一座“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图书馆。

0 (2).png

存在即合理,所有信息的共同点只有一个——非常规

原来,传统的图书馆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人们需要的是像在家一样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场所。读书成为了载体,人的活动体现出更高的价值。这座图书馆不再是书的图书馆,而是每一个人的图书馆。它是“城市客厅”,为市民和游客提供一个自由的空间。

好!鼓掌!但是问题来了,具体该怎么做呢?

0 (3).png

△ 可能性

不管怎么样,首先放一个方盒子总是没错的,毕竟要 填满 迎合场地嘛。

0 (5).png

△ 方盒子

将图书馆中空间的类型根据私密性从低到高排序,分别为共享空间、活动空间、阅览空间。那便有两种组合方式。

1. 水平组合:根据人群来向排列功能。

0 (4)_调整大小.png

△ 水平组合

2. 垂直组合:根据空间高度排列功能。

0 (6)_调整大小.png

△ 垂直组合

为了增加建筑的公共性以及底层对周边场地的影响,我们选择垂直组合。

再来凹个造型。场地南侧为主要人群来向,不能用一个尖尖角对着。先在方盒子上切一刀,在道路转角处形成入口广场。

0 (7)_调整大小.png

△ 入口广场

场地西侧为城市广场,是人群主要的集散场所。为了让图书馆的共享空间更加开放,让建筑空间与外部环境更加交融,拉伸二层体块,在西侧城市广场上空形成灰空间。

0 (8)_调整大小.png

△ 体块拉伸

这形体也太憨憨了吧!特技师加点特技,让它看上去整体一点。悬挑出的体量限定了入口广场灰空间,模糊了建筑的边界,并为三层提供屋顶平台

0 (9)_调整大小.png

△ 屋顶平台.

加上楼板,封上立面,形体部分基本完成。

0 (10)_调整大小.png

△ 形体

这造型怎么落地呢?悬挑的距离好像有那么一丢丢远。

一丢丢?!你们管这种叫一丢丢?!您的好友结构师正提着40m大刀赶来。

0 (11).png

万幸结构师非常优秀,刀还没拔完就想出了解决方案,这才让建筑师松了一口气。

首先确定交通体的位置。由于平面过长,横向设置5处交通体,并在入口处设置联通三层的旋转楼梯

0 (12)_调整大小.png

△ 交通体

桥梁型的桁架结构形成了空间网格,满足悬挑距离的要求。然后适当扩大桁架的垂直高度,使其内部高度满足层高要求。

0 (13)_调整大小.png

△ 桁架结构

底层支撑杆件的倾斜角度过大,为达到通透轻盈的效果,取消部分底层的柱子。

0 (14)_调整大小.png

△ 底部支撑

设置两条弧型拱,代替底部柱子来支撑桁架结构,加强整体性。

0 (15)_调整大小.png

△ 弧形拱

最后,三层的柱子直接落在桁架之上。

0 (16)_调整大小.png

△ 柱子与桁架

结构问题解决完,轮到建筑师傻眼了。这随处可见的钢架…有人愿意待在这种空间吗?

0 (17).png

换个角度想想,不愿意待着就让人们玩起来,转移下注意力。这样暴露的桁架反而增加了空间趣味性,这和活动空间还挺契合的,对吧。

所以…在这里能玩什么呢?

0 (18).png

还想啥呢?不是有400多个活动没处放吗?全都放进去!(其实也没全放进去,“桑拿空间”再多次讨论后还是放弃了。)事实证明,人们不但很喜欢在这里玩耍,这里还成为了新一代网红打卡点。

0_调整大小.jpg

△ 二层实拍图

最后排一下平面吧。先排阅览空间,方案一时爽,可这个平面……真是又大又平啊。

0 (19)_调整大小.png

△ 图书层平面

第一感觉总是没有错的。不要慌,上方法!

先来解决“太大了”,太大就划区域,把大空间划成小空间来做。

带状空间的问题在于流线过长,首先要将人群汇聚在中间,再向两侧分流。因此我们将公共阅览区放置在中间,将儿童阅览区和特色阅览区放置在两侧,并设置室外阅读休息区。

0 (20)_调整大小.png

△ 图书层平面划分

划分完之后平面还是太大,继续上方法!

1. 中庭分隔法:中庭可以划分两侧空间,同时又有一定聚合性。

0 (21)_调整大小.png

0 (1)_调整大小.jpg

△ 中庭分隔法

2. 组团分隔法:将公共阅览区进一步划分,设置小组团交流区。

0 (22)_调整大小.png

0 (2)_调整大小.jpg

△ 组团分隔法

再来解决“太平了”,太平就做高差,把二维平面转化为三维空间。

三步台阶一个平台,弱化了垂直高度的突变,也进一步划分了阅览区。将平台下方的空间用作功能用房,并藏住角落处的楼梯间。

0 (23)_调整大小.png

0 (3)_调整大小.jpg

△ 高差划分法

利用高度的变化,围合出休闲活动区,创造视线交流。

0 (24)_调整大小.png

0 (4)_调整大小.jpg

△ 活动区

过大的水平面在视觉上是凹下来的,因此将屋顶设计为如云朵般柔和的曲面。

0 (25)_调整大小.png

△ 曲面屋顶

在屋顶上开设圆形天窗,引入天光,丰富内部空间增强室内的光影效果。

0 (26)_调整大小.png

△ 圆形天窗

再排活动空间和共享空间。和划分阅览空间的逻辑一样,空间私密度从中间向两侧降逐渐升高。

0 (27)_调整大小.png

△ 共享层平面划分

0 (28)_调整大小.png

△ 活动层平面划分

经过一系列操作,我们就得到了这样的内部空间

0 (29).png

△ 3F轴测分解图

0 (30).png

△ 2F轴测分解图

0 (31).png0 (31).png

△ 1F轴测分解图

功能确定了,造型凹完了,结构解决了,平面排完了。开搞!

0 (5)_调整大小.jpg

△ 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效果图 ALA Architects 

这就是 ALA Architects 在芬兰的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一座设计之初就万众瞩目的,一座用5年时间进行民意调查的,一座真正属于“人”的图书馆。

让我们再来看一遍全过程。

0 (3).gif

建筑精有话说

市民们被邀请来审议544份设计方案,循规蹈矩的出局了,放飞自我的出局了,揣测甲方的出局了。在得票数最多的6个设计中,市民们最终选择了ALA Architects的方案。

赫尔辛基中心图书馆建成之际,一个“我为图书馆起名字”的活动也在同步进行。从2600多份建议中整理出的1600多个名字中,这所由官方号召、市民提要求、建筑师设计、市民命名的图书馆,最终被称为OodiOde,中文译为“颂歌”

它达到甲方的要求了吗?

它是最好的,因为这个城市的人民愿意来这里。

它是面向全世界的,因为各地的游客都愿意来这里打卡。

它是属于未来的、永不过时的,因为孩子会从大人的口中听说:他们,白领、公交车司机、市场小贩,都是这座建筑的设计者之一。

建筑会被时间淘汰,但它带给人们的场所感、归属感是永恒的。

而建筑师嘛,无非是用甲方的钱,为市民造房子,来实现自己的梦想。做人不能偏左偏右,造房子也是一样。与其做一个“打工人”,费神费力揣摩甲方的想法,不如想想:我们在为谁造房子,我们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这里是一些小彩蛋

1. 图书馆的旋转楼梯上,记录下了最初的400多个提议,它们是设计的起点。

2. 图书馆可借出的20万件物品中,书籍只占一半,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图书馆。

3. 图书馆自开馆以来,接待的顾客数量比芬兰人口总数还要多。

附图

0 (6).jpg

△ 一层平面图

0 (7).jpg

△ 二层平面图

0 (8).jpg

△ 三层平面图

0 (32).png

△ 西立面图

0 (33).png

△ 东立面图

0 (34).png

△ 南、北立面图

0 (9).jpg

△ 横剖面图

0 (10).jpg

△ 纵剖面图

参考资料

[1]ALA Architects设计团队,Tuomas Uusheimo,范嘉苑.赫尔辛基OODI中央图书馆[J].现代装饰,2019(04):28-37.

[2]刘佳澳.赫尔辛基颂歌中央图书馆,赫尔辛基,芬兰[J].世界建筑,2020(01):16-23.

[3]吴建中.从“书的图书馆”到“人的图书馆”——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给予我们的启示[J].国家图书馆学刊,2019,28(05):93-97.

[4]吴建中,程焕文,科恩·戴安娜,莱斯内斯基·特拉奇,唐玉恩,特纳兹泰培·艾利弗,哈迪·克里斯.开放 包容 共享:新时代图书馆空间再造的榜样——芬兰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开馆专家访谈[J].图书馆杂志,2019,38(01):4-12.

图片引用

1. 图3、图23、图27、图29、图31、图33、图38、图39、图40、图41、图43、图44、图45、图46、图47、图48、图49、图50来源于谷德设计网。

https://www.gooood.cn/helsinki-central-library-oodi-by-ala-architects.htm

2. 图4、图5、来源于艺术与设计微信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knOOHb–FwpCQNM78esUKw

3. 图3、图38、图39、图40为作者改绘。

4. 除上述外所有配图均为作者自绘,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